吐槽日常、文案、梗的集中地。
最近入了手帐坑!所以开始po手帐相关内容啦
其实只是用来关注人的【。

蛋疼菊紧请揉一揉

【DBH | 警探组】Phoenix Plan 6

前情:1-2345

本章:日常办案,日常扯皮


6.

马库斯说得对,一切问题的源泉似乎确实是汉克。是汉克的死亡导致了他的异常状态。

 

而最令康纳无法理解的是,他的异常状态似乎在看到来警局上班的汉克之后又完全消失了。

 

他目前还无法理清这两者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关系,不过,这件事已经不在他的优先级名单上了,最新的案件才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

 

他和汉克来到了新的案发现场。

 

自从仿生人广泛投放市场之后,像案发现场这样常年无人居住的破旧二手房屋就越来越多,甚至形成了不少空旷的片区,晚上来此会像进入鬼城。许多人类失去了原先的工作和地位,开始流离失所,也开始仇视仿生人。而这些连银行和信用机构都无暇顾及的房屋,也成了政府头疼的问题。

 

不少命案都发生在这样的房屋中,因为无人居住,四周的监控无人机也会根据算法减少来此的次数(因为来这大多数时候也是浪费无人机的能源),反而形成了安全的隐患。

 

但人类的资源本来就在逐年递减,不可能为了这极少数的发生案件的几率去加大整个安全巡逻的预算。所以,这个问题一直以来也无法得到解决。

 

“康纳,你的小脑袋瓜子里又在想什么呢?”汉克用手肘推了推康纳。

 

康纳仔细扫描着四周的环境:“在思考下一次和马库斯见面应该聊些什么。”

 

“马库斯,马库斯,成天都是马库斯,你们仿生人都是他的狂热粉丝吗?”汉克嘀嘀咕咕地越过隔离带,拉开房间外遮起来的幕布,“说起来,上一次在吉米,有个姑娘看到马库斯,就一个劲地喊‘哦上帝他怎么这么英俊帅气我真想嫁给他!’……我真是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我不是任何人的粉丝,请不要误会,副队长。”康纳回答,“我也不想嫁给马库斯。”

 

汉克被康纳的回答逗笑了:“不要进行奇怪的联想,康纳,我没有说你要嫁给马库斯,不过如果你要嫁给任何一个仿生人……或者人,记得提前告诉我。唔,仿生人和人类能结婚吗?”

 

软体不稳定的提示突兀地跳了出来,康纳皱了皱眉头:“……已经有人提出相关议案了,相信国会正在考虑……副队长!别!”

 

康纳已经来不及阻止了,汉克把地上的血迹放在嘴里舔了舔。

 

“恶……这味道也……我忘记我有味觉你们没有了……呕……”汉克连忙冲去洗手间漱口,犯了好一阵恶心之后,他气恼地说,“为什么我根本没有分析这个血液的功能?为什么每次你一舔就能知道死亡时间什么的之类的?”

 

“你下载了相关的功能模块了吗?”

 

“啥?”

 

“这些功能都要下载了模块才能使用的。你的下载权限很高,探案相关的组件都可以下载使用。”康纳露出了无辜的表情,但汉克感觉面前的仿生人根本就是故意的,“我猜……你当初直接跳过了使用说明。”

 

“你猜?”汉克拔高了嗓门,“你怎么不说你100%肯定呢?”

 

“你可以在有空的时候重新唤出使用说明来了解……”

 

“我有你难道还不够吗?”汉克脱口而出,但总觉得有点不妥,又补充道,“有你我就受够了,我还得忍受我自己,我的人生可真是灰暗啊。”

 

康纳不解地歪了歪脑袋:“你是我见过最棒的人类,安德森副队长,这足以安慰到你吗?”

 

汉克忍不住咧嘴:“不。”眼睛比以前尖的他在转身的时候看到康纳也笑了。

 

这家伙越来越像个人类了。汉克想。而自己,是不是越来越不像个人类了呢?

 

人的适应力真是可怕。才过了三天,他就已经几乎忘记了自己曾经死过一次。他晚上从来不做噩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仿生人的身体没有这个功能。


当然,没有最好。


以前多少次午夜梦回,他看到他的儿子……

 

汉克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但他很快控制住了情绪。


……不管怎么说,那什么“分析模块”还是“探案模块”来着,自己一定是要下载安装的。

 

汉克随即凶了吧唧地冲着康纳喊:“愣着干嘛?快把这恶心的血往你嘴里塞啊,天才?!”


—TBC—


感觉我这个故事,根本没有感情线,自己想写啥写啥,写到哪是哪((

【DBH | 警探组】Phoenix Plan 5

前情:1-234

本章:全世界都知道康纳对汉克感情不一般,只有他自己不知道

还有就是马库斯x诺丝CP出现


5.

 

康纳不会做梦。这是当然的,仿生人都不会做梦,更不会梦到什么电子羊。

 

但康纳这几天每次在进入待机状态之后,一些不寻常的事会发生——他会重复看到那些他不愿意再看到的画面。然后他会感觉到寒冷。

 

这种寒冷与此前在阿曼达的花园里精神层面所受到的打击不同,是一种明显更深层次的……彻骨的寒意。这股寒意让康纳觉得痛苦,像是原本跳动着的心脏被猛地攥住。


紧接着,他全身都会响起警报——脉搏调节器异常、核心组件异常、听觉元件异常、视觉元件异常……

 

这迫使他一次又一次地从待机状态回到现实中来——寒冷与痛苦交织之下的情感和全身的异常让他不得不醒来。但回到现实后,他的身体分明没有任何事,一切仿佛都是一种幻觉。

 

但仿生人肯定也不会出现“幻觉”这样的异常的。

 

“最近我的待机功能似乎有问题。”康纳在睁开眼睛后说,并不着痕迹地把软体不稳定的提示挥开。

 

“似乎?”诺丝嗤笑一声,低头欣赏着自己刚做的指甲,亮紫色的,是由马库斯亲手调制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颜色,美极了,“你竟然会不确定?”马库斯应该去做个艺术家,诺丝想。

 

“好吧,那么,我的待机功能有95%的几率出现了问题。”康纳回答道,语气虽然平平,但总让人觉得在赌气。

 

这也是康纳特有的表达情感的方式,诺丝和马库斯对此已经非常熟悉了。两个富有默契的人相视一笑。

 

“是什么问题?”马库斯关心地问。

 

“目前我还没有检测出来。”康纳摇摇头,“我已于昨日前往Cyberlife的仿生人体检中心进行了全身检查,但是检测结果显示一切正常。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的身体有地方出了问题。”

 

“不,康纳。”马库斯露出无奈的神色,“我的问题是,是什么问题,而不是你或者体检中心检测出来了什么问题。”

 

康纳顿了顿,终于拐过了弯,沉思一会后说道:“我每次进入待机之后,会自动播放汉克死亡的画面,这让我……很烦恼,也很困惑。”

 

说完,康纳陷入了沉思。

 

马库斯和诺丝对视了一眼,这次神情严肃了一些。

 

马库斯朝康纳走来,伸手拍了拍康纳,然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康纳,我知道你有目前仿生人里最好的处理器,你也习惯了独自处理所有的问题……”仿生人领导者用他异色的双眸看着康纳,“但是很多事,不是靠程序和数据就能解决的。”

 

“我理解你的意思,马库斯。”康纳还是用他惯常的语气回答道,“所以我现在正在向你们请求帮助。我是不是该删除关于汉克死亡的记忆?这样似乎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不,当然不!”诺丝叫了起来,“你这处理方式和还没觉醒的仿生人有什么区别?哪里有毛病就删掉哪里?整个人有毛病就直接销毁吗?”

 

马库斯立刻示意自己的妻子冷静下来,好在康纳并没有感觉自己被冒犯了,只是对诺丝的话做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不会真的考虑这么做吧?马库斯感觉自己都要冒冷汗了。他在自己内心的备忘录里记上一条——“积极推进仿生人心理医师团队的建设”。

 

“所以……”马库斯下意识地朝诺丝看了看,诺丝对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马库斯对她挤挤眼,然后又看向康纳,“你对你和汉克的关系,有什么样的理解?”

 

“是……家人……?是,重要的人。”康纳头上的黄灯忽明忽暗,他的眼神十分困惑。

 

“多重要?”

 

康纳几乎在下一秒就回答:“非常重要。”然后他看向马库斯和诺丝,“我对汉克的看法与解决我身体的问题有关吗?”

 

“……”诺丝张了张嘴吧,不可思议地看向马库斯,指了指脑袋,“他在这方面完全没有开窍,不是吗?”

 

马库斯耸了耸肩膀,但他还是友好又亲昵地捏了捏康纳的肩膀:“听着,康纳,我收回我刚才的话——关于你身体是否出问题的这件事,只有你自己能帮你自己了。而我现在的建议是,去找汉克吧。”

 

康纳似乎更加困惑了:“但是他不想见到我。”

 

“你比我们更清楚他的说话方式,康纳。他只是还没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实,这时候你更应该帮助他去适应。”

 

“嗯哼,马库斯说得对。现在,不要打扰我和马库斯度蜜月了,谢谢你了,亲爱的底特律明星仿生人警官大人——”诺丝吐着舌头拉起马库斯的手就断开了他们的链接。

 

康纳的注意力猝不及防地回到了警局的办公桌前,康纳眨了眨眼睛。

 

而汉克正一脸不耐烦地敲了敲他的桌子:“嘿,康纳,回神了?你过来一下。”他突然小声说道,“我想在脑子里连接警局的wifi,但不知道怎么弄,警局有防火墙……啊,天杀的我以前可是连智能手机都搞不定的人,这可太麻烦了……”

 

康纳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

 

“笑屁啊!”汉克伸手就重重地敲了康纳的脑袋一下,把康纳脑袋都敲偏了,但康纳仍然在笑。


汉克又伸手,这次康纳躲过了,还笑得更大声了。


“幼不幼稚?也是,你毕竟才3岁……还不快过来!”汉克收手,做了个come on的动作。康纳站起身来,看着汉克的背影。


只要你活着就好,其他都不重要。


—TBC—


好想在这打END啊,不过在这END还不够甜(喂

ohhhhhh天哪
也太甜了吧

我工作有点忙,不是周末的话日更无法保证,大家谅解哦😉

【DBH | 警探组】Phoenix Plan4

前情:1-23

本章:汉克:真香


4.

 

该死的仿生人当然没有生死的概念,他们把数据传输到另外一具躯体,他们就会重新活过来,似乎没有哪里不对,但对汉克这样的人类来说,他现在感觉真的很奇怪。

 

死了就是死了,他现在这样,到底算不算原来的那个自己呢?

 

肯定是不算的吧?他现在充其量只是原来的自己的复制品。

 

但他又拥有完整的记忆,甚至还记得自己死之前因为失血过多而流经四肢百骸的寒意,他也有和原来的自己一样的个人意志……


真的真的很奇怪……汉克有些绝望地想,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人能懂他的想法了。

 

汉克盯着自己的手指发了很久的呆,直到相扑跑过来用脑袋拱拱他的手指,示意他摸摸它的脑袋。

 

相扑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汉克来回抚摸着狗狗柔软的毛发,相扑发出舒服的咕噜声,温暖的触感这让汉克有了一点自己仍然活着的感觉,一切看上去没什么不同。

 

当然,最大的不同是,家里少了一只仿生人。

 

汉克以为康纳会像之前一样坚持不懈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毕竟他之前从来就没听过他的话过(这次也是),但这次,一直像牛皮糖一样甩不掉的仿生人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汉克出院来的三天都没有再出现过。

 

难道我伤了他的心了?

 

汉克摇摇头,他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那可是康纳,遇上什么事都那副雷打不动的表情,语调淡漠的康纳。

 

他咬了一口快要冷掉的披萨,然后兴趣缺缺地扔回了披萨盒,相扑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动作,但还是很乖巧地坐在一边。

 

电视里依然播报着不痛不痒的新闻,几个党派还在为仿生人法律修正案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讽刺仿生人的脱口秀层出不穷,赞扬仿生人的电视节目也比比皆是,到处都是马库斯那张异瞳帅脸(确实很帅,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甚至能看到一闪而过的康纳的画面——他当然会出现,他现在可是仿生人政府的特殊顾问。

 

汉克现在是个特殊的存在,还没有什么明确的法律去约束一个从人类变成仿生人的人,似乎也没有人定义从“凤凰计划”诞生的到底算人类还是仿生人(也可能定义了,他还不知道)。但是,管他的,他就是他,他是汉克·安德森,他是个人类,哪怕死过一次,哪怕现在他在一个塑料人的驱壳里,他还是他,一个人类。是的。

 

成了仿生人之后,汉克对酒精和垃圾食品的心里欲望一下子小了很多——他甚至不用进食。但汉克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点点外卖回家,时不时吃一两口,像是要提醒自己还是个人类似的。但总的来说,食欲不佳。

 

最可怕的是,吃多了还会弹出热量过高的警告。


对此,汉克甚是恼火——如果不能吃垃圾食品,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该死的仿生人,塑料垃圾,什么也做不成!他在心里抱怨道。

 

但是一键清洁皮肤和毛发的功能真他妈好用。

 

适应能力非常强的汉克在这三天来有意无意地已经使用了一些仿生人的非常便捷的功能,比如一键清理,比如扫描,过目不忘的大脑,还可以在脑子里收发邮件、编辑文字信息、网上冲浪之类的……他甚至不用修剪胡子!

 

所有操作,只要动动脑子就行,比用智能手机还方便。


不得不说这些功能对于巴不得一天24小时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汉克来说,非常完美。

 

但他还是不能让自己太适应成为一个仿生人,他坚持吃饭喝水,坚持用手机拨打电话、发短信,坚持在电视上进行购物……

 

很快他就发现,生而为人,真是太累了。

 

而生而为人的他,今天就要去警局继续上班了。

 

天知道他现在为了什么上班,又不用吃饭。

 

据他所知,除了杰弗瑞……还有康纳,警局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所遭遇的一切,他们都还是会以一个正常人的眼光来看他。

 

盖文是最不能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个仿生人的人。想到盖文对待仿生人(尤其是康纳)的态度,汉克就恨不得立刻暴揍他一顿,用他现在这强有力的胳膊。

 

不不不,他现在怎么总想着用这具躯体去做什么事……他明明不应该,不应该如此享受。

 

康纳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救回来?真是气人。

 

好吧,好吧,他也没有真的特别讨厌仿生人,这一点他还是得承认,他现在只是……还不能接受自己这样罢了。

 

但愿今天不要碰到康纳这个小崽子。


—TBC—


一只非常纠结的汉克。


昨天有太太私信和我说了一些后面的剧情,帮助我梳理了汉克对仿生人的复杂情感,肥肠感谢!

目前汉克就是纠结和不能接受阶段,毕竟他是一个人类,一直以来的观点是“人死不能复生”,但是他现在却有了再活一次的机会,这对于他来说是一次巨大的精神冲击,况且他本身就有自毁倾向,所以他会把这种冲击带来的不适应化成火气撒在康纳头上,不过,就像康纳酱说的一样,他会适应的(康纳会努力的,别人也会助攻的)。

我,作为一个小甜饼写手,保证不虐!(拍胸脯

© 蛋疼菊紧请揉一揉 | Powered by LOFTER